• - [右手年华]

    2007年10月10日

    在不知不觉中 乱了 散了  那里做的不对吗?

    望着天空发呆 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养成这样的习惯的 喜欢看天高云淡  有的时候上课很无聊 就会望着窗外 看着蓝蓝的天 喜欢那样的颜色 听朋友说 喜欢蓝色 说明你喜欢忧郁 蓝色就代表忧郁吗?我不知道 我知道 蓝色陪上白色 好舒服 好美 那时候在想 真的在空中的时候 是不是会更美呢?可是不知道为什么 当我第一次坐飞机从广州飞往南宁的时候 在飞机上 靠着机窗 那时候的感觉就像是我有一双翅膀 象只大鸟 在云层中遨游 又感觉自己像是鲤鱼 在水里无拘无束 你看那远处的那片云 像乐山的大佛静静的卧在那里 周围都是丰盛的事物 享尽人间的美味 实在快活 从小就喜欢水的我 有好几次 再也见不到这么多的博友了 也不会有我了 也许按母亲的话来说就是福大命大吧~可是谁又会每次都那么幸运呢? 也许上天眷顾我的原因吧  让我从死神的魔掌中逃脱了吧~ 说起那段灰色的日子 还真是觉的 幸好自己挺过来了 也许这也可谓是上天的安排吧 那段时间连想死的心都有 甚至连遗书都准备了一份 静静让心从狭窄的隙缝中偷窥着窗外的世界 窗外的天 心是灰的 可是天还是那样的蓝云还是像往常那样的白 没有因为我而改变 乱 我冲进洗手间 一头扎进水里 哭着 不让人听见 不让人看见 我没有哭 哭的只有自己的心 我没有流泪 只有水 红着眼圈 抛下母亲一遍又一遍的追问 关上房门 自己是像弱者 逃避着现实 关上了所有的门 什么东西在这个时候都荡然无存 母亲在门外一遍又一遍的敲着门 我 突然听不见任何声音 能听到只有自己的心跳还有脚步声 越来越近 我无力的斜靠在那里 我是不是死了 我是进了天堂还是进了地狱 默认着 咬着自己的嘴唇 抱着自己的头 我不想死 呐喊着 远处好像敲起了教堂的钟声 从地上爬起 踉跄着 拼命的奔跑着 时间在这一刻停了下来 出现了亮光 就像是我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树林 阳光打在了我的脸上 把手放在眼下挡着 强烈 梦醒了 就该做些什么了 打开门 母亲立马抱起我 问了我很多很多 我什么也说不出来 因为嗓子已经沙哑了 也不想去说什么了 .....

  •  潮湿的忧伤 - [右手年华]

    2007年10月08日

    潮湿的忧伤

       静下来

    一个人慢慢的 想 

       却如风中的苇花

    无迹可寻....

        好美的诗 伴随的只有淡淡的伤感 听着陈楚生<有没有人告诉你>   让它就那么机械的重复着   将记忆封存下来的  结局又是什么?

       无力的干咳着   因为那无聊的原因  几个朋友聚集在老师的家里   喝着透明的液体  一股浓烈的味道融入在胃里   感慨  举杯之后  大家都大开话匣子  对平日里谁谁的不满都说了出来  有一位兄弟更是哭了出来  可见.....   晚上聊到深夜  没有下酒菜了  我便小露了一手  ....

       有没有人能告诉你  我很爱你  有没有能告诉你  我很在意  在意那真实的距离

       算了  就这样吧   让它去忧伤吧   离开它  离开那伤心的地方  去寻找.....

       会有人陪我的  应该是  我这样想着  ...

       

        

  • 刚才正好上网浏览网页的时候很以外的得知  原来美丽的金鱼它还有另外的名字——“火鱼” 它的原先祖先是鲫鱼  然后因为在盛唐的那段时期 佛教的盛行 佛书是这样说到的“不可杀生” 要放生 僧人们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饲养过程演变出现在漂亮的金鱼 想起那是上高二的时候 隔壁宿舍的一个男生喜欢养金鱼 一个鱼缸、一些简单的鹅卵石、再去寻来一些水草 金鱼的家就安装完毕了 越看越觉的很美 美伦美焕 H把我叫出去 送给了我两条很美的金鱼 我接下他们 在公车上的时候 旁边的一个小女孩 嚷着要她的母亲买金鱼给她 当舍友看见这一对金鱼的时候 很认真的口吻跟我说“你可要看好他们喔~不然就连通鱼缸里的水一块炖了他们” 呵呵 玩笑话而已啦~ 每几天就会为他们换一次水 加一点盐进去 听宿舍人说 这样可以预防生病 我会两天一次把他们放在阳台上晒晒太阳 当然这些都是听了他们养过鱼的才知道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啊 一条鱼死了 这个噩耗是我还没进宿舍的时候舍友告诉我 怎么会这样? 我该怎么告诉H这个事实啊 当赶回宿舍的第一眼望见的确实是有一条鱼翻起了肚皮 死了! 人家都说两条金鱼待在一起 是一对 当有一条死去的时候 另一条也会活不了多久 可是这确实是事实 另外的一条鱼也不再去吃东西了 她也一定是哭了 我伤心的望着她 是我那里做错了什么吗?他们告诉我 应该是买的时候这条鱼就生病了 他们让我看鱼的头部 有一些白点 我相信这应该就是导致他死的原因吧 我拿出一张白纸、用网兜捞出那他 放在纸上包裹好 拿下楼去 走到一颗树前埋了他 又去买来一条 希望他们能够从新开始 过的幸福....

    有这样一段经典的话语:有一条鱼生活在广阔的大海中 他们相爱了 本是不可能的一件事 可他们相信天长地久 可是鱼发现自己快要走到尽头了 她哭着对他说:“我哭了!” 他说:“我知道,因为它在我的心里”

     

  • 军训 - [右手年华]

    Tag:

    2007年09月17日

    还记的上一次军训是大一时候的事  一晃就过去了 不得不承认时间的流逝是那样的迅速 

    我觉的也只有时间是人类社会的第一杀手  才对 

    言归正转...

    军训  还记得那是高中的军训  是高一  那时候是升学 所以最多的就是生面孔  我们学校是地区的高级中学  教学质量是全地区最好的  我们的教官是地区边防支队的官兵  可以说也是级别最高的一次(后面就不知道啦...) 带我们的全是士官 而且全都会擒拿术(那时的我相当的羡慕喔~)  还记的我们那个班是40多个人 里面全都是一个班的  也是要相伴一年多的同学  或许要相伴三年  那时有个男孩也是后来我的同桌  我们还记的教官给他起了个很好听的名字"敏军兄" 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他每次走正步 都是同手同脚 所以一遇到这种情况 都会遵称他为"敏军兄"  呵呵  很有意思  军训也变的并非那么的无聊了 为了这个称呼 我就这样抓住了他的小辫子  可是因为后面的迁校  以及分专业  所以没有在一个班了 可是感情还在 世界还真是小 尤其是多我出生的那个市  这次放假回家 有一次晚上和以前高三的朋友们出去玩  在慢摇吧遇见了他及他的女友  相互留下了电话号码  就这样  也许  人们相互认识后  留下电话号码  就如此的简单吧  后面的事情管他的呢  社会啊  朋友啊  酒啊~   烟啊~~   感慨!  真的很感慨啊~!

     

  • - [右手年华]

    Tag:

    2007年09月07日

    想  好大的空间和时间概念哦 让我想起了霍金 这绝非一个普通的人 我有时候在想他的大脑里会不会像是一个宇宙呢?有太多未开发的空间 强人也~

    想  今天第一天上班 感想深  挣钱真辛苦! 别太有太多的幻想了 用经济学来说 就是资本家剥削工人好象是天经地义的一件事似的~ 与其同时还有另外的一种想法那就是钱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我们又离不开它~它让我很有干劲,神经全部都开始紊乱起来了~

    想  感情

    想  亲情 梦想  希望  还有幻想~